作家dsu16Y 作品

第五章:捷徑

    

-

當他成功引動靈氣的那一刻,陳有錢體內的金色絲線氣體動了一下。靈氣慢慢聚集向陳有錢的身體,隨著靈氣的入體,陳有錢深知,真正的考驗纔剛剛開始。修道者的根基是這具**,想要修的強大的力量就必需要有強大的**來承載。每一次的錘鍊都如同烈火炙烤,最先淬鍊的是體內的經脈,修煉先修氣,而氣的運轉必需要在經脈,故而把經脈淬鍊強大了纔有往下修煉的本錢。聚氣決,分為兩重境界。第一重,乃是肉身洗髓換血。這一階段,最是痛苦。冇有大毅力是不可能成功修成。有不少人就止步於這一步。經脈,五臟,筋骨,血肉,皮膚代表五個程碑。這五個地方修成才叫洗髓換血。一旦修煉成功就是凡俗武林中的武林高手。而第二重,則是聚氣丹田不散。這是對氣的凝聚與掌控的更高境界。將靈氣匯聚於丹田之中,使其穩固而不散。在這個過程中,需要極高的專注力和精準的掌控力,稍有不慎便可能前功儘棄。但氣與身合,每一招每一式都威力巨大。是第一重的十倍威力。這也是真正成為一名練氣士,當得上一句仙師。在有的古籍這一境界又叫“築基期”。隨著時間得推移,陳有錢淬鍊經脈已經小有所成,體內大經脈已經淬鍊完成了數條。這天突然靈機一動,心想“使用止痛藥來配合修煉是不是有效果?”於是就到總內聖手穀去找人配止痛藥。宗內弟子不多,平時出門都很難碰到同門師兄。進入穀中,他便被那濃鬱的藥香所環繞。這的一草一木似乎都蘊含著獨特的藥性,每一座樓閣、都有一塊小藥田,周圍都布了禁製。找了一間相對其他樓閣更高得一座走了進去。“咦!生麵孔,師弟可是來買藥的?”陳有錢剛剛走進樓閣就聽到有人和他說話。往聲音的方向看了過去,一個小眼睛老頭正拿著煙槍吸著。“請問師兄便是掌櫃?”“是,老夫時祥宇,這間藥鋪的主人。”“時師兄,師弟陳有錢,今天前來是想要一些止痛藥。不知師兄這要怎換取?”來的時候陳有錢就知道宗內購買物品需要辟穀丹,每月宗門都會發放三十粒。辟穀丹修煉界最平常的丹藥,但是也是每個修煉者必不可少的修煉資源。用處極大,免去凡俗各種溫飽問題。至少吃飯這件事是不存在了,一粒管一天飽。“師弟是想用止痛藥來輔助修煉?”時祥宇皺眉問了一句。陳有錢看了這位師兄的表情後心中也起了疑惑。“時師兄,看你意思是有什不妥?”“聚氣決,作為一門基礎的修煉功法,其修煉過程必然充滿艱辛與挑戰。它需要修煉者日複一日地專注與堅持,通過緩慢而紮實的積累,逐步提升自身的實力。”“師弟或許是出於對快速提升實力的渴望,亦或是在麵對漫長修煉道路時產生了急躁情緒,開始尋求所謂的捷徑。然而,修煉之路,豈有真正的捷徑可言?”陳有錢聽到這心中也是一驚,事實上他也冇想那多,隻是認為疼痛就用藥物去解決。如今聽時師兄這一說才發現這修煉之道冇那簡單。“聽師兄的意思,莫非這修煉不能使用藥物?”陳有錢開口問道。“走捷徑,往往意味著忽視了修煉的本質與過程。聚氣決的修煉,本應是對自我身心的磨礪,是對意誌與耐力的考驗。若隻追求快速達成目標而走捷徑,可能會錯過在修煉過程中那些細微卻至關重要的感悟與成長。”“聚氣決得第二重聚氣丹田不散,需要精神力量足夠強大纔可以。而第一重不僅淬鍊身體,對精神力量的提升也有作用。如果使用這止痛藥,先不說對第一重修煉有冇有影響,第二重就千難萬難。”聽到這陳有錢就直接嚇出一身冷汗。心中暗道:“好險。”也對今天師兄的提點滿懷感激之心。連忙感謝師兄提點。“師弟不必客氣,都是同門。而且這些入門修煉的時候師傅一般都會提點。”提起師傅陳有錢才記起他也有師傅的,那天給了他令牌就冇有再聯係過了。這一下子就忘了。心想他連師傅叫什都還不知道呢,是時候去拜見師傅了。經過這些尋藥他才意識到自己修煉好像太過於冒進了,需要多加註意,一步錯步步錯。於是起身便告辭。陳有錢去檢視了宗門的典籍,當然這是最普通的典籍。上麵都有宗門重要人物的記載。據說,酒劍仙自幼便對劍道與仙法有著超乎常人的癡迷與天賦。他出生於一個古老而神秘的修煉世家,家族中曾湧現出無數傑出的修煉者,傳承著高深的功法與技藝。在年少時,酒劍仙便展現出了與眾不同的氣質與才華。他對修煉的執著與熱愛,讓他常常獨自一人深入荒山野嶺,探尋天地間的奧秘,磨練自己的技藝。隨著歲月的流逝,酒劍仙的名號逐漸在修煉界中傳播開來。他憑藉著一手出神入化的劍術和對仙法的獨特領悟,成為了眾多修煉者心目中的傳奇人物。當年天符宗以符籙聞名於修煉界。祖師天符上人曾用符籙封印了上古魔王。威力自然不說,但它有個更重要的特性,來錢。符籙繪製完成就可以供其他人使用,即時不會的法術也可以通過激發符籙來施展。而天符宗的富有來源就是這祖師也傳下的符籙秘術。而酒劍仙是這一代掌門用钜款請來的供奉長老……終於,陳有錢來到了師傅的居所。這是一座寧靜而古樸的庭院,庭院周圍都是竹子。陳有錢恭敬地站在門口,等待著師傅的召見。來之前已經用令牌傳訊師傅。當他見到師傅的那一刻,心中湧起一股難以言喻的敬畏之情。師傅那深邃的目光彷彿能洞察一切,讓陳有錢不禁有些緊張。陳有錢向師傅行禮,“弟子陳有錢拜見師傅。”師傅微微點頭,示意他坐下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