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龍達小說
  2. 江錦心睿王
  3. 第339章 番外的終章
男主叫王爺每日一問,小妾今天宅鬥了嗎 作品

第339章 番外的終章

    

-

京城濟世醫館的後院裡,蓮蓉正在晾曬藥材,腳下一邊一個孩子,一對龍鳳胎鬨騰的厲害,一個抱著母親的腳,另一個也要抱。

蓮蓉正忙得厲害,恨不得一腳踹一個到一邊兒去。

方禦醫回來了,看見這這一幕,孩子嗷嗷的哭,吵得耳朵疼。

見到父親回來了,倆孩子衝上前,爭搶著父親懷抱的位置。

蓮蓉無奈的歎氣,“你再不回來,這倆小魔王就要把剛收回來的藥材給燒了,我差點冇守住。”

前院公婆要看診,這倆人也不跟伺候的丫鬟,蓮蓉手活細緻,所以負責挑選藥材,晾曬工作,奈何倆孩子實在太能鬨了。

“豆豆,笑笑,你們誰闖禍了?”方禦醫一手抱一個,嘴上是責問,但哪裡捨得大聲說話。

這倆孩子是蓮蓉拿命生的,懷孕都艱難,生的時候,更是差點去了。

倆孩子一般大,與足月的孩子一樣重,蓮蓉自然遭罪了,還大出血了。

要不是他家開醫館的,幾位老人都會醫術,藥材要什麼有什麼供應,晚一步都可能三條命搭進去了。

如今妻子孩子都好好的,他覺得那是老天賞他呢,他如何敢不珍惜。

“是我惹的,爹爹對不起。”豆豆認錯態度相當好,完全冇有推卸責任。

“不是哥哥弄的,是我調皮,爹爹要打就打我吧。”笑笑也跟著說道。

倆人還算為對方著想,方禦醫欣慰無比。

“既然如此,一人打一下小手,要長教訓,下回不許再惹母親了知道嗎?”方禦醫放下兩人,一人拍一下,算是過去了。

蓮蓉收拾完手上的東西,無奈的看著方禦醫,“你這哪是教育孩子,分明是和稀泥,錯了就是錯了,就得打。”

“母親,我們知道錯了,絕不會再犯了。”豆豆急忙表態。

恨不得跪下。

父親說打,就是輕輕拍個手背,母親說打,那是真打啊,上回倆人捱打,爺爺奶奶都攔不住,可嚇人了。

現在還覺得屁股疼的很。

“行了,這回信你了,我還有事,你們父子三人在家待著吧。”蓮蓉道。

“去給齊遠侯送藥材嗎?”方禦醫問。

“對啊,當初我嫁你的時候,還是齊遠侯送親,這份情,我得還,他夫人又要生了,我得趕緊送些好藥去,你也上心些,等夫人生產時候,你可得去瞧瞧。”

方禦醫點點頭,“知道了。”

濟世醫館在京城很有名氣,他不能常住家中,因為宮裡的差事更要緊,多數是蓮蓉和父母打理。

家中都是蓮蓉說了算,方禦醫也習慣聽她的話了。

趕到齊遠侯府後,蓮蓉被人引進去,將他們定的藥材留下。

為著她之前是錦心身邊的大宮女,江家對蓮蓉也十分客氣。

如今齊遠侯夫人也要生第三個孩子了,前兩個是兒子,這第三個,她夫君說是雙胎。

極大可能是兩個女兒。

想到自己生雙胎的時候,差點難產死去,她覺得還是讓方禦醫到時候過來守著齊遠侯夫人,以免出了差錯了。

齊遠侯夫人對蓮蓉很是客氣,倆人也像朋友那樣說話,正說話間,竟然破水了。

“快,夫人要生了。”蓮蓉大喊。

齊遠侯府的人瞬間忙起來。

趕緊讓人去請方禦醫來看看。

江衢梧在宮裡聽聞訊息,趕緊就回來了。

江家兩個兒子知道母親要生了,更是守在屋前,想等著看看新出生的妹妹。

侯府的人來來往往的忙,白天發動,晚上纔開始生,雖然夫人有過生產經驗,卻也是十分疼痛。

終於在巳時末的時候,前後相差一刻鐘的時間,龍鳳胎順利生下了。

先出生的是哥哥。

江衢梧聞言,激動站起,平安生了,他可太高興了。

他三個兒子一個女兒,他終於有女兒了。

“生的與夫人一般無二,都是美人坯子。”江衢梧激動的抱著孩子,看著這白嫩的孩子,愛不釋手。

江夫人無奈笑了,“這孩子明明醜的很,你瞧,又紅又皺,哪裡美啊。”

江衢梧嘖了一聲,“承延和承墨剛出生也是這樣的,如今不也是俊俏的很嗎?”

夫人繼而笑了,“一直覺得是兩個女兒,冇想到是龍鳳胎,老三叫承泰,那女兒叫什麼?”

“就叫瑞虞,順遂無虞,皆得所願,望她一生平安,順順利利,你覺得如何?”江衢梧笑問。

江夫人點頭,笑道,“我覺得很好。”

侯府又添人口,實在是大喜事。

江夫人也是高興,從前聽說江家的事情很亂,定是上梁不正下梁歪,許多閨中好友說起江家,都是避之不及,因為有個江天誠,非禮朝廷官眷,被髮配崖州,死在半路,實在窩囊。

她起初嫁給江衢梧也擔心過,但父親說他是個好孩子,不會和他父親一樣。

事實證明,父親說得對,她嫁對人了。

江衢梧潔身自好,從不與外頭女子有半分親近,努力上進,德才兼備,不納妾,事事順從她,共同孕育了三子一女,她反而成了朋友中,最幸福美滿的人。

江家地位尊崇,他多年如一日隻守著她,江夫人覺得很滿足。書包閣

文德九年,皇帝成婚,立公孫寧為後,文德十年,生下嫡長子,第三年生下嫡次子。

後宮這纔開始選秀,共進了二十位妃嬪。

但帝後情分深重,第四年又生下了大公主。

妃嬪入宮兩年,唯有皇後生的二子一女。

但皇後卻在生下公主一年後,驟然離世,諡號惠賢,皇帝傷心欲絕,幾度頹廢。

三年後,承恩宮住進一位貌美嬌柔的妃子,封號柔妃。

後宮的爭鬥始終不斷,隻是了換了另外一批人。

高高的城樓上,錦心站在那,回顧自己的一生。

這座巍峨的皇宮啊,是多少人嚮往的地方,又是多少人進來後,想要逃出去的呢。-